可是公交车上却留着大摊呕吐物

2020-08-12 17:20

晚报记者昨日了解到,昆明警方在西山区、盘龙区等城区设立了多个醒酒室,至今已接诊了上万名酒精中毒者。光临醒酒室的醉汉形形色色,有醉得倒在路上行人拨打110送来的,有酒后滋事伤人被民警送来的,还有酒后驾驶被交警送来的,更多的是亲友或120送来的。滋事、伤人、醉驾者不仅要自付醒酒费,酒醒后还得接受警方的调查处理。

“遇到醉得厉害的人,还会大闹醒酒室。” 何其武介绍,医护人员被打、医疗设备被砸的事情都发生过多次。虽然有专门的醒酒设备,但醉汉不是时时刻刻被固定着,会趁医护人员不注意时突然就打人、砸设备。遇到这样的情况,医护人员会强制把醉汉制服,用专用设备固定好然后帮其继续醒酒。由于患者喝醉了酒,医护人员被打之后,如果伤得不重的话不会和醒酒者计较,但是砸坏的医疗设备就要醒酒者来赔偿。

相关负责人说,以前是没有相关法律可以依据处理,所以公交车司机也只能劝阻,不能硬来,怕发生矛盾。虽然下个月就要执行的《昆明市公共汽车客运条例》中规定:学龄前儿童、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醉酒者、精神病患者应当有人陪护,否则经劝阻拒不改正的,司机可以拒绝对其提供服务。但是对于公交车司机来说,操作还是很困难的,毕竟对于醉汉无理可讲。 (陈洁 杨艳春)

同时,他们建议出租车司机们在拉载醉酒乘客时要有一定的技巧,比如切忌和醉酒乘客硬扛,应灵活应对;车内最好准备点塑料袋以应急;如果遇到醉酒闹事的乘客,司机应尽量忍让,应让其坐在后排,以免影响正常驾驶;如果遇到醉酒不醒的乘客,无法处理,要在合适的地点停车拨打110或120请求帮助等。

交警表示,醉驾机动车危害不用多说,醉驾非机动车也是违法行为,也很容易引发交通事故,特别是醉酒骑单车,如果被交警查获,罚款50元,同时也不能再骑车了,最好自己打电话给家人或请交警帮你联系家人把车骑回,骑车人也要换乘安全的方式回家,比如家人陪同打车或是家人开车接回。

经过专门的醒酒治疗,醉得轻的人两三个小时就可以醒来,而醉得比较重的则需要一整个晚上,到天亮时才醒得过来。何其武说,通常,较轻的醉汉醒酒只需要上百元的治疗费,但如果遇到最重醉汉,醉到了不省人事、大小便失禁,甚至呼吸都停止的程度,就需要用气管插管等方法进行抢救,像这样的醉汉治疗费就会比较高,需要上千元。 本报记者 王劲松

据了解,《昆明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》第十八条“乘客应当遵守规定”中提出:醉酒者和精神病患者乘车必须有人陪伴。而《昆明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》第十九条规定“遇到醉酒者和精神病患者应当有人陪护,无人陪护的,出租汽车驾驶员有权拒绝服务”。不过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处认为,出租车作为服务行业,原则上是不应当挑选乘客或者拒载的,再加上现在实行禁酒令,许多市民外出喝酒后不能自己开车,只能选择打车,如果司机们对这类乘客都拒载,就会产生另外一个新的矛盾。所以他们的意见是:当司机发现醉酒者可能会危害自身安全的前提下,才允许拒载。

昆明公交二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有时候公交司机在遇到还有些清醒的醉汉时,会请他不要乘坐公交车。但如果遇上真正醉得厉害的乘客,即便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无济于事。醉汉们跌跌撞撞地走上公交车,坐在座位上就睡起大觉来,一觉睡到公交车终点站也不会醒过来,对司机叫喊也无动于衷,最后司机只能拨打110和120,这样做主要是担心醉酒乘客因为饮酒过量出现酒精中毒等症状。而有的时候,当司机劝阻醉酒乘客上车时,醉汉还会大力拍打车窗玻璃,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醉汉受伤了,公交公司还要负责赔偿。另一方面公交车相对出租车更为颠簸,醉汉又没有很好的身体控制能力,所以坐上公交车也很容易摔倒受伤。

今年5月15日,本报曾经调查报道昆明市出租车司机们在载客的时候也有一些禁忌,其中绝大部分出租车司机对醉汉都有所忌讳,因为“出租车司机大多不愿意拉载醉酒的乘客,往往因为有的乘车人在车内吐得臭气熏天;有的在出租汽车内呼呼睡大觉,讲不清楚回家的地址;有的在车里撒野,莫名其妙就骂人,甚至引发冲突和流血事件。”今年4月11日至4月14日仅4天时间内就发生两起醉酒乘客打人的流血事件。

醉汉无人陪护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将被拒载,今后喝酒就要悠着点了。交警提醒,醉驾入刑以后,喝酒不能开车,酒驾将被行政拘留,醉驾还涉嫌危险驾驶罪,喝醉了酒的情况下,任何交通工具的驾驶位都不能沾,方向盘、车把都不能碰了,哪怕是骑自行车都不行。

公交车司机又是如何看待醉汉乘车的问题呢?一名公交车司机告诉记者这样一个故事,有天晚上车上人很多,上来一名醉酒的男乘客,身边还陪伴着一位女友。可是上来没多久,那位醉酒男乘客就突然在车厢内吐了,甚至呕吐物还溅到了坐在旁边的一位乘客身上。公交车一到站醉酒乘客就下车了,可是公交车上却留着大摊呕吐物,味道既难闻,且还影响其他乘客正常上下车。因此,对于公交司机来说,在拥挤的车厢内出现醉汉,一方面是担心其自身安全问题,另一方面则更担心他影响其他乘客。

本报记者街头采访了几位昆明市民,大家虽然一致对醉驾行为表示了坚定的反对,可醉驾电动车、单车这样的非机动车也能“涉及违法”,让不少市民大出意料。记者发现,醉驾非机动车经常和肇事、伤人联系在一起,而醉骑单车虽说不容易像醉驾电动车一样引发那么严重的后果。可许多市民也反映,醉骑单车、电动车,无声、高速外加难以控制,不喝酒骑单车、电动车都有那么多闯红灯、占机动车道、乱抢道而引发的交通事故,更别说是喝醉酒骑车了,确实很危险。市民冯先生就认为,醉骑单车、电动车,刹车刹不住、骑车走“s”,只要是喝了酒都危险,应该严厉处罚。(张扬 刘一颖)

据了解,从2006年起,昆明警方就分别在云南同仁新华医院设立了盘龙区公安分局醒酒室,在云南平安医院设立了西山区公安分局醒酒室。

随后,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处针对醉汉作出明确表态:发现醉酒者无人陪同,又无法控制自己行为或者可能会给司机造成危险时,出租车司机可以拒载。

“一到夜晚,醒酒室就热闹起来,平均每天晚上会有四五个醉汉光临,一个月算下来,就有上百名醉汉光临。”云南同仁新华医院副院长何其武介绍,七八年算下来,仅盘龙区醒酒室就接诊了七八千名酒精中毒者。如果再加上城区的其他醒酒室,保守估计也已经接诊上万名酒精中毒者。